马艺宾律师网
Professional website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债权债务、房地产、婚姻家庭、交通事故
法律服务热线

关于律师 更多→

简介
马艺宾律师,汉族,东南大学法学院毕业,现为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中国律师协会会员。 马艺宾律师法学理论功底扎实,专业水平出类拔萃,执业期间承办了大量的民商事诉讼案件、刑事辩护案件和非诉讼法律事务,积累了丰富的人脉资源以及实务经验和实战技巧,并常年担任多家企业的公司法律顾问。特别擅长于刑事辩护、合同纠纷、婚姻家庭继承纠纷、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工伤赔偿、劳动争议纠纷、房产纠纷等领域的法律事务。 在职期间,马艺宾律师成功代理了福州明顺安公司诉人保福州市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福建省闽清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诉福州联信房地产有限公司、福州沃中沃电力设备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诉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等重大复杂经济合同案件;为许多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法律帮助和刑事辩护,无罪、免于刑事处罚和判处缓刑等成功案例不计其数,如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林××走私罪案、福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李××受贿罪案、鼓楼区法院审理的陈×挪用公款罪案、福州仓山区经侦大队办理的陈××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案、福州市台江区公安分局侦办的魏××涉嫌贩卖淫秽物品罪案、马尾区人民法院审理的陈××窝藏罪案等等,均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高度负责的办案理念、出色出彩的综合性法律服务能力、至优至善的法律运作水准、高成功比例的案件处理结果,使马艺宾律师深获业界以及诸多委托人的广泛赞誉。 【马艺宾律师的座右铭】: 从律师业者,秉法律为至高无上,承受托于安危之系,不敢梢有懈怠。 【马艺宾律师的服务理念】: 要像雕刻工艺品一样对待每一个案子。因为,虽然一个案件只是律师工作的一小部分,但却可能是当事人一辈子唯一的一个官司。 【马艺宾律师的执业信念】: 胸怀感激,心存敬畏,竭尽所能,但求无憾。
  • 执业证号:13501201111142851
  • 执业年份:2011
  • 执业律所: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
  • 职务:专职律师
  • 专长: 合同纠纷、债权债务、房地产、婚姻家庭、交通事故
  • 服务区域:鼓楼区

联系我们 更多→

联系人: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

手机:13599036819

办公地址:鼓屏路山海大厦北厅4层

律师文集

  • 彩礼返还问题

    【法条索引】    1、1993年《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9条:借婚姻关系索取的财物,离婚时,如结婚时间不长,或者因索要财物造成对方生活困难的,可酌情返还。     对取得财物的性质是索取还是赠与难以认定的,可按赠与处理。     2、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解释二》)第10条:“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3、2011年《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50条:婚约财产纠纷案件中,当事人请求返还以结婚为条件而给付的彩礼,如果未婚男女双方确已共同生活但最终未登记结婚,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彩礼数额并结合当地农村的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是否返还及返还数额。   《解释二》第10条一款(一)项规定针对的是双方并未共同生活的情形。    关于彩礼的返还,应注意以下问题:   (一)返还主体   实践中,由于彩礼给付与收受的实际主体可能不是男女双方,而是双方的父母或者其他近亲属,那么,在彩礼返还之诉中,如何列诉讼当事人?除了男女双方外,彩礼的实际给付人、收受人是否也应当列为诉讼当事人?    我们认为,由于离婚案件涉及男女双方以及子女的人身权利,涉及当事人的隐私,故离婚案件中一般不存在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而且,彩礼的给付实际也是以男女双方为利益对象或者代表。因此,应当区别不同的情况进行处理:    1、男女双方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后,男方以女方为被告提起离婚诉讼,并在离婚诉讼中要求返还彩礼的,不列彩礼的实际给付人、实际收受人为第三人。而应以男女双方作为彩礼返还的权利人与义务人。一方以不是彩礼的实际给付人或者实际收受人为抗辩,拒绝返还彩礼的,不应予以支持。    2、男女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男方提起诉讼要求返还彩礼的,由于彩礼的实际给付人与收受人并不局限于男女双方,还可能包括男女双方的父母或者其他近亲属,在彩礼的用途上,既有可能是女方个人所用,也有可能是女方家庭所用、还有可能为男女双方所组建的家庭所用。因此,一般可列女方为被告,如彩礼实际收受人为女方父母或其他人,则可考虑列实际收受人为共同被告。这样既符合婚约财产纠纷特质,也有利于真正解决纠纷。  (二)返还标准    对于彩礼应当全部返还还是部分返还,尺度如何掌握的问题。我们认为,应区分男方双方是否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而定:    1、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情形    彩礼与婚姻有关,其返还与一般财物返还有所不同。收受彩礼后最终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当然应予返还。至于具体返还的数额则应区分未婚男女双方是否共同生活而定:(1)如果未婚男女双方并未共同生活,则应依据《解释二》第10条,可以主张全部返还;(2)如果未婚男女双方确已共同生活,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彩礼数额并结合当地农村的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是否返还及返还数额。    2、双方已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情形    根据《解释二》第10条规定,双方已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仍应返还彩礼的有两种情形:(1)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2)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1)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双方已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说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婚姻关系已为法律所认可并保护。进而,男方给付彩礼所追求的结婚目的也已经实现。因此,原则上,男女双方结婚后,不存在退还彩礼的问题。但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只有婚姻之名,并无婚姻之实的情形。显然,这也不是男方给付彩礼所期望见到的结果。故《解释二》第10条将其纳入可返还彩礼的情形。但问题是可返还彩礼的数额如何确定。由于现实中,相比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给付彩礼的男方更看重的是建立家庭、共同生活。故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彩礼数额、已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结婚时间长短、未共同生活是否有正当事由并结合当地农村的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返还数额。   (2)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解释二》第10条规定“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应当返还彩礼。实践中,对“生活困难”有不同的理解。主要有两种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解释二》规定的“生活困难”是一种相对困难,即因彩礼的给付使得给付人的生活与给付之前发生巨大变化,相对于原来的生活条件而言,生活变得相对困难的,即使双方结婚后又离婚的,也应当返还彩礼。如果以困难作为判断标准,容易造成对给付方的不公,使得当事人的利益无法得到真正的保护。    我们认为,给付彩礼的目的,是为了缔结婚姻关系。男女双方在缔结婚姻关系后,彩礼给付的目的已经实现,原则上收受方已经不再负有返还彩礼的义务。《解释二》关于“婚前给付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收受人应当返还彩礼的规定,体现的是法律对生活确有困难的当事人的帮助。参照《婚姻法》第42条规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解释一》第27条对该条规定的“一方生活困难”解释为“依照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故从婚姻法立法原意上看,《解释二》第10条所规定的“生活困难”,应属困难,即以因彩礼的给付导致给付人无法维持当地最基本生活水平为前提。目前城镇居民可考虑参照其收入是否低于生活保障标准确定。相应地,退回彩礼的具体数额一般也以达到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为准。   此外,在依据《解释二》确定是否返还彩礼以及返还标准时,还可考虑当事人是否有过错。具体而言: (1)在男方要求解除婚约或离婚的情形下,返还彩礼的数额依据男方是否有正当理由处理:   1)如男方有(例如女方隐瞒不宜结婚疾病),可考虑全额返还;   2)如男方无,适当减少。 (2)在女方要求解除婚约或离婚的情形下,返还彩礼的数额依据女方是否有正当理由处理:   1)如女方有(例如男方有出轨行为),可考虑适当减少或不退还;   2)如女方无,可考虑全额返还。 (3)双方均有过错的,确定返还彩礼的数额时应比较双方的过错大小,一方过错明显大于另一方的,可适当增加或减少返还数额。

    2017.08.15

  • 夫妻单方借款,另一方不用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案 情】余某与吴某于 1999 年登记结婚,2007 年协议离婚,离婚时双方对财产及债务进行了分割。2009 年 1 月,袁某某向法院诉称,吴某等人欠其款项 120 万元,经审理,法院判处吴某偿还借款 120 万元本金及利息,因借款发生在余某与吴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余某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余某对该债务完全不知情,向法院申请再审,认为原判决将其前夫吴某的工程欠款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不妥,要求予以改判。【办 理】 法院经再审认为,自然人之间的借贷合同为实践合同,自出借人提供借款时生效。袁某某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他和吴某之间借贷关系实际、真实发生,他要求吴某承担归还借款 120 万元本息的诉请,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同时,根据《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离婚时作为夫妻共同偿还的债务,应当是以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为条件的。袁某某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吴某借款用于了家庭共同生活,故驳回其要求吴某的妻子余某承担责任的请求。【分 析】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与处理,是审理离婚案件的疑难问题之一。《婚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根据此规定,“为夫妻共同生活”是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前提条件。因此,不能简单地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一方债务都认定为共同债务,特别是以夫妻一方个人名义巨额举债的。本案再审法院没有机械适用有关法律和司法解释,而是通过全面审查借贷真实情况,准确适用法律条文,并将以个人名义所借的巨额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做了适当分配,积极破了虚假的债务,保障了妇女的合法权益。在婚姻关系异常期间,夫妻一方恶意举债,或者为了侵占共同财产而与他人串通虚设债务,让“债权人”诉请另一方共同承担偿债义务情况屡见不鲜,本案对于处理此类纠纷具有借鉴意义。

    2017.08.15

律师相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8-2015 258.com ALL Right Reserved

258集团 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04310号-128

闽公网安备 35020502000007号